您的位置: 炊烟美食 > 图书

长篇小说《小家庭》—一个深圳文青的私人生活(6)

2019-08-31来源:炊烟美食

  6.不回首

 

 

胡一归心头一凉!既担心女负责人的安危,又沮丧自己实在是点儿背——至今为止,他签了两次出版合同,但都没有成功,第一次,是他大学时,当时某文学网站特别火爆,他写了不少短文,获得不少知识份子的赞美,甚至有文学评论家洋洋洒洒专门给他写了一万多字的评论,认为他是当今文学界的一个小标杆。一家出版社的女编辑在网站主动找到他,跟他签了一个长篇小说的合同,但是没多久,那编辑辞职了,接手的人要求胡一归按他们提出的意见,做很大的修改。胡一归觉得按对方的意见修改,小说又庸俗又低智,简直是污辱自己的才华,拖着一直不改,出版的事就黄了。

 

第二次,是去年,一个很出名的出版商,看上了《人间少年》,跟他签了出版合同,本来一切都顺风顺水地往前推进,突然冒出一个年少认识的老乡同姓大哥,叫胡长金,来深圳搞什么国际大项目,顺便组织老乡会,看到胡一归由当初的小屁孩变成仪表堂堂的儒雅男人,另眼相看,又得知他写作,网上查了他的信息,觉得他才华过人,前途不可限量,突发奇想,要用自己多得用不完的钱,为家乡人做贡献,把胡一归打造成一个全国知名的畅销书作家。

 

胡一归半信半疑之间,胡长金用行动告诉他,自己是认真的,第二天——也就是一个周四,带着一个男人——说是他专职司机,来深圳和胡一归面谈,初步谈的是,两方合作后,签约(5+5)年,胡一归之前所有的作品都归胡长金公司运作,签约日起,一年最低按对方给的主题和方向,写不少于两部新长篇小说,每年给胡一归50万底薪,版税三七分成(胡一归三,胡长金七)。

 

无论怎么看,这都是件利大于弊的事!但是有两件事让他纠结,一是要撤回和出版社签的出版合同;二是胡长金合同里有一个条款——胡一归必须按对方指定方向写出符合对方预期的小说。

 

纠结中,胡长金表现得诚意十足,周五的早上,九点不到,就发来了电子合同初稿,包括年薪50万,付定金10万……胡一归觉得这人靠谱,立刻给出版社和自己对接的编辑打了电话,十分抱歉地说,自己签了一家公司,所有的作品要由这家公司来运作,所以只能把这次合同作废,并且立刻按翻倍的定金赔偿发给对方了。出版社那边应该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见他毁合同心意已定,只好同意中止合作。

 

撤消合同后,胡一归那天按例给父亲打电话问好,顺便问他记不记得胡长金?父亲不屑:老家谁不知道他?大忽悠……

 

后面的话,胡一归不敢听下去了,强迫自己要给人足够信任,把自己这些年发表在杂志,报刊上的近百篇短篇小说和杂文,以及另外两部完稿的长篇,列了个表交给对方,然后两人就着微信,一条条一款款地理合同。胡长金说得最多的就是——你从现在开始,就安心写作吧,我想好了,首签五年,一年我投入五十万,就是五年后一分收入回不来,也不过是250万,这点钱对我不算什么。

 

胡一归心里一热,惭愧自己刚才还在怀疑他,两人友好相商,就这么愉快地定了。胡长金马上发来了第二份修改后的电子合同,胡一归用红色标出自己觉得需要商量决定的。

 

然后,等对方给自己寄合同。

 

周六没信息。

 

周日没消息。

胡一归想了想,还是主动问,合同还有什么问题,可以再细商一下。

胡长金两个多小时后,回了一个字,忙。

 

周一没动静。

 

周二,胡一归再次主动给胡长金发了信息,说大家都是老乡,前面热火朝天地定合同,现在几天了,一点消息没有,有什么问题,大家摊开来说。害怕话说重了,得罪对方,胡一归一边羞红了脸,一边特意拍马屁加了一句:你是做大事的人,不要为这种小事纠结。

 

三个小时后,胡长金非常客气地表达了如下意思:不好意思,现在的操作和之前设想的不一样,合作时机不成熟,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合作,希望生意不成仁义在。

 

胡一归一口老血差点喷到手机上,深深体会到什么叫——老乡老乡,背后一刀了!

 

这一次,看起来是最靠谱的,可是,又遭遇这般意外!包房已经坐进来了,就这样撤,也实在没面子,按包房的最低消费要求,随便点了几个菜,胡乱吃了,灰溜溜出了酒楼。





 

 


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